<track id="x93fx"></track>
<address id="x93fx"><var id="x93fx"><mark id="x93fx"></mark></var></address>

      
      <address id="x93fx"></address><span id="x93fx"></span>

      <pre id="x93fx"></pre>
        <track id="x93fx"><menuitem id="x93fx"><meter id="x93fx"></meter></menuitem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x93fx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<strike id="x93fx"><menuitem id="x93fx"><track id="x93fx"></track></menuitem></strike>

              <var id="x93fx"><dfn id="x93fx"></dfn></var>
                    <ol id="x93fx"></ol>
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x93fx"><dfn id="x93fx"></dfn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<ol id="x93fx"></o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聯系我們>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惠源三達水處理設備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   線:010-83688022
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   話:010-88112995
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  機:13301366780
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  機:13621116667
                      郵  箱:zyg@sinmem.cn
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  址:www.ellamodas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  址:北京市經濟技術開發區隆慶街18號1號樓B座4層
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東分公司地址:山東省禹城市國家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德信大街169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行業動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頁 > 新聞資訊 > 行業動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院士:三峽、南水北調工程對于生態來講是一場巨大災難!(二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19-11-05 14:45:3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?望東方周刊》:三峽工程完工后,長江流域最大的水利工程就是南水北調,您如何看它的影響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曹文宣:漢江上游地區的跨流域調水要把漢江三分之一的水量調往北方地區。除了南水北調中線工程一期,還有“引漢濟渭”工程,所以漢江中下游的水量就減少很多,枯水季節特別是一二月份,長江水可能就會倒灌進漢江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照規劃,漢江的梯級水庫一直修建到襄樊。與此同時,上游支流污染嚴重的唐白河注入漢江,伴隨著漢江中下游流水不暢,將會使漢江中下游富營養化,藻類大量生長,出現水華,使漢口水廠的水源受到威脅。為了解決這些問題,決定實施“引江濟漢”,把長江水從沙市調到興隆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引江濟漢”實施以后,必定會影響洞庭湖。所以洞庭湖提出來要在岳陽修建水閘,把水攔起來,否則洞庭湖的枯水期會大大提前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水北調西線對長江上游的生態環境影響會更大。相對而言,長江上游的生態系統更為脆弱,調水源區的生產、生活都會受到影響,需要慎重對待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未來看,南水北調中線二期還很難說。陜西省“引漢濟渭”也調走不少水,現在漢江的水不多了。湖北省也會力爭保護漢江。而單就南水北調東線工程來說,對長江的影響不是那么明顯。主要是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影響大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?望東方周刊》:長江沿岸地區生活污水、工業生產污水的排放,狀況是怎樣的?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曹文宣:現在,國家非常重視污水處理,建設了很多污水處理廠。但是日常污水的處理需要耗費大量的電,有些地方沒有足夠運轉經費,只是在領導來檢查的時候象征性運轉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長江的污染問題集中體現在岸邊污染帶??傮w來說,長江的污水污染還在可控的范圍,原因就在于它是沿線城市的飲用水源。不過,飲水安全問題不容小覷,要對有毒污染物嚴加控制。舉個例子,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湖北沙市農藥廠的長江排污口旁邊豎了一個牌子,上面寫著“兩公里范圍內,禁止人畜飲用”,但是路過的魚類不知道這里的水質,不少經過的魚類在這里就被毒死了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應對飲水污染方面,我們應該著手準備戰備水源,將一些湖泊水庫的生態修復提上日程,保持水質清潔,我曾建議把梁子湖作為武漢市的戰備水源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些湖泊已成為一潭死水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?望東方周刊》:長江中下游地區湖泊的生態環境目前怎么樣?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曹文宣:本來長江中下游洞庭湖、鄱陽湖、洪湖、東湖等很多湖泊都是通江的,湖泊餌料豐富。“四大家魚”等魚類在長江漲水期產卵后,魚苗順水漂到湖泊孵化成長,半年后都能長到1斤多重,大的能超過3斤?,F在長江通江湖泊普遍修建水閘,阻隔了長江與湖泊的交流,影響了幼魚的孵化和成長。這是長江魚類資源減少較快的重要原因之一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氣候變化、三峽9至10月蓄水、河床沖刷等原因,長江水位下降、湖泊枯水期提前,一些湖泊就籌劃建閘攔水。鄱陽湖早就出現了“汛期一大片、枯水一條線”的局面,要在匯入長江的地方修建水閘。水閘在汛期打開,在枯水期攔上。這樣在12月份把湖水控制在12米,利于候鳥的棲息。2007年江西最初規劃蓄水到27米,規劃修改后,9月份最高蓄水到16米,到11月份排到12米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前我們對湖泊建閘蓄水是反對的,后來認識了蓄水有利的一面。比如,99%的白鶴是在鄱陽湖越冬,它們以苦草的地下莖為食,蓄水保護了濕地,也就保護了在此過冬的候鳥。除了利于候鳥的棲息,也利于江豚的生存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豚最大的一個群體是在鄱陽湖,2012年調查有450頭,洞庭湖也有90頭。如果冬天水位過低,江豚就很難生存
                      修閘蓄水不一定是壞事。但是我反覆強調,要把漁民轉產轉業。鄱陽湖的漁民用“迷魂陣”捕魚,小魚也不放過,還有一些人使用電捕,對魚類資源破壞非常嚴重,江豚很難找到魚吃,鉆進“迷魂陣”,就會困死在里面。把漁民轉產轉業的同時,也要依據《漁業法》嚴格取締破壞魚類資源的漁具漁法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?望東方周刊》:有說法是,現在東湖的生態系統面臨非常嚴峻的挑戰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曹文宣:東湖的生態系統現在比較糟糕。過去,有很多野鴨、水鳥在武漢東湖過冬,現在沒有了,原因就是沒有魚蝦、苦草等食物了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955年大學畢業,我就分配到了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工作,到現在有58年了,我親眼目睹了東湖的變遷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世紀60年代初,東湖有29科53屬83種水生植物,到了90年代初期減少到52種。2013年全湖水生植物僅有14種。60年代東湖有魚類79種,現在不到20種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東湖生態系統遭到破壞,生物多樣性下降,水體自凈功能也隨之喪失?,F在東湖底泥中有很多有機污染物,過去曾是6個自來水廠的水源地的東湖,現在甚至都不能游泳?,F在東湖就是一潭死水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要通過生態修復讓東湖恢復曾經的生機,尤為重要的就是恢復江湖聯系,恢復水位季節性波動。冬天把湖水排到長江,把水位降下來,讓湖底更好地接受陽光照射,通過紫外線照射降解湖底有機污染物,讓水生植物恢復。第二年湖底植物重新萌發成長,才能更多地吸收氮、磷等元素,從而緩解水質富營養化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時,要放棄漁產,不要大量放養一兩種魚?;謴徒B通后,湖中的魚將會形成自然的群落結構,可以發展游釣業。另外,還要把東湖周圍的企事業單位排放的污水分流,用污水管道排走,不能排到東湖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個,太湖生態系統也不樂觀,主要有兩方面原因。首先,太湖沿湖地區工業比較發達,特別是鄉鎮企業把大量的污水排進太湖;另外圍欄養魚嚴重破壞了太湖原有的生態系統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長江無魚可捕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?望東方周刊》:長江水系外來魚類物種入侵情況是怎樣的?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曹文宣:外來物種入侵現象越來越多,不過各個地方不同。比如洞庭湖,有些外來魚類和本土魚類爭搶食物,有些魚卵與幼魚也被外來入侵魚類吃掉。外來魚的種類已經很多,對當地魚類的生存環境產生不小影響。外來魚類入侵是非常嚴重的問題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長江水系發現了本屬于黑龍江流域的史氏鱘和鰉,還有從國外引進的俄羅斯鱘、西伯利亞鱘、雜交鱘等魚類。原因是這些鱘魚大都沒列入保護動物,有些人就在長江水系養殖,當有些網箱出現了問題,它們就跑出來進入了長江。最令我擔憂的是,我們長江特有的達氏鱘同這些鱘魚在一起可能會出現雜交,改變物種的遺傳性質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?望東方周刊》:建設三峽工程時,曾建立了“長江上游珍稀特有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”,它的情況怎樣?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曹文宣:三峽工程修建過程中,先是修建了一個“長江上游合江―雷波段珍稀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”。后來由于金沙江要修建溪洛渡、向家壩水電站,自然保護區進而調整到了向家壩以下,新增加了赤水河,一直到重慶的馬桑河河口。2007年重慶想要修建小南海水電站,小南海到馬桑河口有二十幾公里,這里原來是實驗區,進而馬桑河口以下的江段也需要調整成保護區。中央基本同意這里的調整,具體由環保部劃定界限,目前還沒有劃定。調整過程中,珍稀特有魚類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沒有調整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僅在保護區的第一次調整中,國家就撥付了3.82億元資金,貴州、云南、四川、重慶四個省區都拿了錢,特別是貴州分到不少,但有些人拿到錢買船、買車、修房子,管理不到位。在保護區內捕撈特有魚類的現象屢禁不止,談何“保護”?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近20年來,隨著長江水資源的開發,還是做了很多工作,比如實行了長江水生資源保護計劃,另外還設立了禁漁期,等等。但是在我看來,效果還不是很理想,對破壞魚類資源的漁具不能很好禁止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嘉陵江、漢江基本上都是電魚船,洞庭湖等地捕魚的“迷魂陣”遍布。白鰭豚、白鱘滅絕,江豚種群數量劇減,根本原因就是食物匱乏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年來,國家每年都在長江放流魚苗。2010年全國共投入增殖放流資金7.1億元放流經濟物種,其中長江投入約2.5億元。數據顯示,長江中游湖北、湖南、江西三省的魚類養殖產量每年都是增加的,但是捕撈產量并不樂觀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2010年放流5.7億尾魚苗,應該反映在2011年的產量上。但是,2010年淡水養殖產量是326.72萬噸、捕撈產量是26.36萬噸,2011年淡水養殖產量335.62萬噸、捕撈產量是20.59萬噸,捕撈產量減少了5.77萬噸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具有代表性的還有被譽為長江“三鮮”的鰣魚、刀魚、暗紋東方,它們已經極度瀕危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世紀60年代,鰣魚產量穩定,每年產量在300噸和600噸之間,70年代波動很大,有些年份產量不足100噸,有些年份超過1600多噸,進入80年代,年平均產量只有79噸,到了1986年僅產12噸,80年代末期已經不能形成魚汛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鰣魚每年春末夏初從海洋主要上溯到鄱陽湖水系的贛江產卵,幼魚在鄱陽湖生長半年后就要游回海洋,漁民就在湖口一帶撒網打撈幼魚,打撈上來曬干做成飼料喂養家禽,就這樣,致使長江流域的鰣魚絕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字幕专区高清在线观看_天堂va欧美ⅴa亚洲va在线_尤物AV免费永久观看_亚洲国产综合在线区尤物